98娱乐官网-阅文半年亏33亿!曾打造《庆余年》的这家公司成了大包袱…

  原标题:IP巨头阅文集团半年巨亏33亿!曾打造《庆余年》的这家公司成了大包袱…

  记者|杜蔚 编辑|董兴生 赵云 王嘉琦

  8月11日,网络文学行业龙头阅文集团(0772.HK)交出了2020上半年“成绩单”。

  阅文集团业绩报告显示,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内,公司实现总营收32.6亿元,同比增长9.7%;净利润亏损33.1亿,同比下降941.9%。

  “2020年上半年对阅文而言充满了挑战,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和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对我们的业务产生了负面影响,且公司多年来首次录得亏损。”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首席执行官程武面对今年上半年的巨亏坦言道,“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也让我们意识到公司底层商业模式抗风险能力的缺失和沉积数年的结构性问题。”

程武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董兴生 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番阅文集团首亏的背后,是由于新丽传媒的拖累。虽然打造出了《庆余年》等爆款,但是2020上半年新丽传媒收入及经营业绩未达预期,业绩报告显示,受此影响,计提与收购新丽传媒相关的商誉及商标权减值为44.1亿元。阅文集团的主营业务状况究竟如何?接下来该如何走出亏损困境?

  截至8月11日收盘时,阅文集团股价下跌3.16%,以50.6港元/股报收,总市值为514亿港元。

  在线业务稳健 营收同比增长50.1%

  在线业务和版权运营,是阅文集团的两大主营业务。

  业绩报告显示,由于分销渠道扩张以及用户对阅读内容的付费意愿增加,2020上半年阅文集团在线业务营收同比增长50.1%至24.95亿元,在总营收的占比高达76.5%。其中,自有平台产品营收同比增长101.9%至19.8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阅文集团自2018年起便出现的用户付费比率减少的魔咒终于被打破。业绩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同比增加7.5%至2.33亿,且每名付费用户月均收入同比增加51.6%至34.1元。

图片来源:财报截图

  这意味着,尽管随着直播、短视频兴起带来了娱乐多元化,但今年上半年网文用户的付费意愿却在悄然提高。

  不过,在线业务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阅文集团认为,公司免费阅读的进展未达预期,2019年推出的免费阅读APP“飞读”,其整体表现并未匹配阅文所对应的网络文学龙头地位。

  反观阅文集团主营业务的另一个板块,版权运营及其他营收同比下降41.5%至7.65亿元,而2019年同期该板块收入为13.1亿元。对于上述业务收入的下滑,阅文集团也发现了问题所在:“虽然阅文此前曾产出了多部成绩不俗的IP改编作品,但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实现IP运营的规模化,以详细且系统的流程,将有价值的IP体系化地改编为动画、影视剧和游戏等娱乐内容。”

  接下来该如何调整,才能加大版权运营方面的收入?阅文集团称,亟需建立一套自上而下的规划来推动构建以IP为中心的内容和运营策略,促进各个内容形态的开发制作打通,并最大化IP的生命周期价值。

  亏损包袱系新丽传媒,商誉及商标权减值44亿

  上市以来,业绩还算稳定的阅文集团,在今年上半年却突然出现首亏。业绩报告显示,阅文集团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33.1亿元,同比下降941.9%,而2019年同期净利润则为3.9亿元。

  此番阅文集团巨亏,主要是收购新丽传媒后爆发的隐患。公司称,有关收购新丽传媒的商誉及商标权的可收回金额低于其账面价值,录得商誉及商标权减值拨备分别为40.16亿元和3.89亿元。且阅文集团预计,新丽传媒2020年的表现将会低于预期。业绩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新丽传媒营收1.3亿元,净亏损9710万元。

  两年前(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时,新丽传媒做出了业绩承诺:在2018~2020年期间所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元、7亿元和9亿元。若未达到上述业绩要求,那么阅文集团支付给新丽传媒的对价将相应扣减。此前,每经记者曾注意到,新丽传媒在2018年、2019年连续两年均未完成与阅文集团的对赌,且在上述两年的获益共计减少了16.42亿元(包含部分发行代价股份和现金)。

图片来源:财报截图

  今年是新丽传媒第三个对赌年的关键期,虽然打造出了爆款剧《庆余年》,并在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上斩获最佳编剧(改编)和最佳男配角共两项大奖,但“由于缺乏一个既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系统协调统筹,阅文与新丽传媒的整合远未取得全面成功,且进度不及预期”,阅文集团表示。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面对巨额亏损,阅文集团如何走出困境备受关注。对此,公司称,首先将强化核心业务,通过增强IP孵化能力、夯实业务基础、加快跨业态开发来推动IP更快成长;其次将改善平台的社交和社区功能;最后将强化以IP为中心的生态系统,并抓住创新技术、细分业务模式和合作伙伴网络带来的新机遇。

  “未来,我们将聚焦对内容、平台以及生态进行升级再造,以释放阅文的核心价值并扭转困境。”程武表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